《鎮天圣祖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思緒飛揚  鎮天圣祖最新章節  鎮天圣祖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鎮天圣祖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銅鼎宗的鎮宗之寶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

第一千零三章 突兀城的非常手段


  姚樊華子和丹仙離開胡同口時,乞丐人流的先頭剛到大街上,因此,兩人匯入其中后,自然直接站在了人流的最前端。
  乞丐大軍前有一隊士兵帶路,兩個時辰后,來到了兩扇大門前不走了,有士兵上前推開了大門。
  “你們的目的地到了,最近一段時間,你們就暫時住在這里,現在開始有秩序的進去,里面有專人負責安排你們住的地方,一日三餐會定時發放,餓不著你們!
  講話的人身穿鎧甲,是一個千總級別的將軍,說完后向旁邊一閃身,讓出了大門的位置,然后朝著站在最靠前的乞丐一揮手,示意可以進去了。
  “這是一個軍營,我來過這里,這兒住著一萬軍隊,根本就沒有我們住的地方!
  停下來的一瞬,姚樊華子頓時明白了,剛才那個千總說的話,都是忽悠人的鬼把戲。
  “大叔別怕,一萬人的軍隊也是凡人,只要是凡人就不用怕,再多也白給,有我呢!”丹仙看著姚樊華子有點緊張的神色,立馬對他安慰起來。
  “能不動手還是不要動手,一萬人的軍隊都死了,事兒可就大了!甭犃说は傻脑,姚樊華子更不放心了。
  “肅靜,都不要說話了!”
  不僅他倆在說話,別的乞丐也沒閑著,一萬人的乞丐大軍都說話,那聲音也是震耳欲聾。
  開始時講話的千總站在大門邊,倒背著雙手,審視著一個個走進大門的乞丐,一萬多乞丐都說話,他頓時朝著乞丐們高聲吆喝起來。
  千總旁邊站著兩個士兵,身邊戳著一桿紅纓槍,槍尖明光锃亮,乞丐們看見長槍后,立馬沒人敢說話了。
  走進大門后,丹仙向周圍一掃,眼前是一片操練場,占地足有百畝大小,圍著操練場有一圈房子,明白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,這里是兵營。
  當年在大燕國的時候,丹仙也沒少了看見兵營,如今看見突兀族的兵營,頓時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  “大叔說的對,這里就是兵營,是士兵住的地方,周圍的房子只能容納一萬士兵,加上伙房倉庫什么的,根本就沒有這些人呆著的地方!笔栈匾暰,丹仙對姚樊華子小聲說道。
  一萬多乞丐排成幾條人形長龍,丹仙走在最前,沒人命令停下就一直向前走,很快到了操練場對面,幾丈之外,就是正對著大門的營房。
  “都停下,轉過身面對大門站好了!”
  就在這時,站在門口的將軍說話了,手里拿著一個鐵皮卷成的喇叭,對著一萬乞丐高聲喊叫。
  一萬乞丐停了下來,慢吞吞的轉過身體,如果這些乞丐是士兵的話,將軍直接喊向后轉,動作整齊劃一,比這些乞丐的動作好看多了。
  “都坐下!”
  等所有乞丐都轉過身來,此刻正好面對著大門時,將軍再次扯著嗓子喊叫起來。
  “不是說好的一進來就安排住的地方么?為什么還讓我們直接坐在地上!庇衅蜇ちⅠR表示了不滿。
  “就是!軍爺說話都是一言九鼎,說出來的話怎么還不算數了,拉屎還有往回縮的?”旁邊的乞丐緊跟著不滿的說道。
  “你們咋呼什么?都坐好了,一會兒有人過來檢查你們的身份,沒有身份的斬立決!
  說話的還是那個千總,拿著一個鐵皮喇叭,一掃剛才在門口時的溫和,此時變得像個兇神惡煞一般。
  千總說完就走了,約莫一盞茶后,從周圍那些房間中的一間里走出幾十個士兵,每兩個士兵抬著一只笸籮,笸籮里盛著滿滿的窩頭。
  從大門那里開始,給每一個乞丐發窩頭,每個乞丐一個窩頭,姚樊華子和丹仙由開始的排頭兵,這時候成了最后得到窩頭的人。
  “大叔,剛才那人說要檢查身份,大叔知道怎么檢查身份么?”趁著周圍沒有士兵,丹仙向姚樊華子問道。
  “就是一張官府發放的卡片,上面有你的姓名,住址老家在哪里等等好多內容!币ΨA子隨意的說著。
  “大叔有這張卡片么?”
  姚樊華子說到卡片時,丹仙覺得快露餡了,不過她不在乎,大不了殺了這里的士兵,然后跑路就是。
  “我就是一個要飯花子,哪兒來的身份卡片?就說最簡單的吧!住址一欄怎么填寫?都是扯淡,要飯花子檢查什么身份!币ΨA子有些憤憤的說道。
  “大叔,也就是說我沒事兒了?”
  聽姚樊華子說完,丹仙心中頓時一喜,如果沒事兒最好,一旦在這里開了殺戒,丹仙最不放心的,就是牽扯到姚樊華子。
  “你還能有什么事兒?放心好了,他們檢查不出來什么的,你是我侄女,我大哥的女兒,名叫姚樊仙兒,檢查了就這么說!币ΨA子貼緊丹仙的耳邊說道。
  “姚樊華子,你倆說什么呢?鬼鬼祟祟的,不想吃飯了?”
  就在姚樊華子對丹仙說話時,兩個士兵抬著笸籮走到了面前,笸籮里的窩頭不多了,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。
  “這位軍爺說笑了,我這個侄女膽兒小,從沒見到過這么大的陣仗,嚇著了!”姚樊華子急忙賠笑。
  “看在你我熟識的份上,五個窩頭都給你了!
  說話的這個士兵只是隨口一問,見姚樊華子轉過臉看來,從笸籮里拿出了剩下的五個窩頭,隨手遞給了姚樊華子。
  “多謝這位軍爺,軍爺的大恩,姚樊記住了,姚樊日后來報!币Ψ泵φ酒饋,給這個士兵鞠了一躬。
  “那我就等著你發達的那一天了,明日檢查身份,你就祈禱你的這位侄女沒問題吧!”士兵呵呵笑著,和另一個士兵轉身走了。
  “大叔,剛才不是說一會兒就檢查身份么?怎么又變成明日了?”兩個士兵走后,丹仙向姚樊華子問道。
  “咱們怎么能知道呢!他們想什么時候檢查就什么時候檢查,我們左右不了!币ΨA子搖著頭說道。
  “大叔,你要是餓了就吃個窩頭吧!這兩個窩頭也都給你!笨粗掷锏膬蓚窩頭,丹仙把窩頭塞進了姚樊華子的手里。
  “我跟你說!吃了那顆靈丹后,還一點不餓呢!上仙的東西就是好,指甲蓋那么大,能管這么久不餓!币ΨA子貼近丹仙耳邊說道。
  轉眼到了深夜,草場上除了周圍有一圈士兵外,大大小小的士兵頭目都不見了。
  天空中飄落下雪花,開始還很小,不大一會兒,就變成鵝毛大雪,氣溫驟然間降了下來,有很多乞丐穿的單薄,開始渾身打顫,上下牙磕到一起,兩只胳膊抱在胸前,脖子使勁縮著。
  難熬的一夜,除了姚樊華子和丹仙外,別的乞丐只分到了一個窩頭,天上開始下雪的時候,早就餓的夠嗆了。
  饑餓難耐,加上極度的寒冷,一萬多乞丐坐在軍營的操練場上,即使困得快睜不開眼了,也很難入睡。
  姚樊華子和別的乞丐一樣,上下牙齒不停地打顫,冷的他全身縮成了一團。
  “這群混蛋玩兒意,明擺著不把乞丐的命當命看,這么下去的話,大叔也受不了,很難熬過一宿!
  抬頭向前面看去,有的乞丐已經不動彈了,渾身落上了一層厚厚的雪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一個雪人。
  “有乞丐已經死了,凍死了,不等天亮,大叔也會被凍死!笔栈啬抗,丹仙心中思索著。
  “大叔,把你的手伸出來!”
  丹仙不再猶豫了,時間拖下去,姚樊華子會死,她必須盡快采取措施。
  “丹仙姑娘,你想干什么?”姚樊華子的嘴唇哆嗦著問道。
  姚樊華子扭頭看來,丹仙打量著那張臉,凍得已經發紫了,這是血液流速十分緩慢,代謝低下的征兆。
  “大叔別說話,這么下去你會死的,我給你輸送一點元力,這樣就不會覺得冷了!钡は尚÷曊f道。
  “這么做行么?”
  姚樊華子問這話時有點猶豫不定,他不懂上仙做的那一套,但有一點敢肯定,丹仙不會害他。
  另外,他相信丹仙說的沒錯,僅憑一顆指甲蓋大小的靈丹,就能讓他至今感覺不到饑餓,這已經說明了問題。
  他之所以猶豫,是擔心丹仙這么做了以后,是否對她自己有傷害,他不愿為了自己給對方造成傷害。
  “大叔還不相信我?趕緊的把手伸出來,我看大叔凍得越來越不行了!钡は捎悬c著急的說道。
  “好吧!不過我有一個要求,不管你做什么,都要以自身安全作為前提!币ΨA子說著,把手遞給了丹仙。
  丹仙用自己的左手輕輕扣住姚樊華子的脈搏,下一步開始運轉功法,緊接著,元力如絲般,朝著左手食指和中指涌去。
  一縷細如發絲的元力以兩個手指為橋梁,緩慢的注入到姚樊華子的血管中,由元力作為媒介,催動血液流動,加速血液循環。
  漸漸地,血液循環達到了正常流速,姚樊華子的臉上頓時出現了紅潤的神色,牙齒不再打顫,身體也不再劇烈哆嗦了。
  “大叔,現在不冷了吧!”察覺到姚樊華子的臉色變化,丹仙小聲說道。
  “不冷了,渾身暖暖的,就像坐在火爐旁邊一樣,這對你有影響么?”姚樊華子還是不放心丹仙,關切的看著她問道。
  

snaptime:2020-08-15 13:24:26  .exectime:0.081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 体彩网11选5 海南省体彩飞鱼游戏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湖北11选五爱乐彩 湖北快三官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七乐彩综合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图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手机板 杨方配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