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鎮天圣祖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思緒飛揚  鎮天圣祖最新章節  鎮天圣祖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鎮天圣祖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銅鼎宗的鎮宗之寶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

第九百七十三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


  “師弟,你的仇就是我的仇,我是你師兄,除非你不把我當成你的師兄!
  聽酒糟鼻子說完,身材魁梧之人立馬繃起了臉,嚴肅的看著酒糟鼻子,對于剛才酒糟鼻子的話,這位大師兄挑理了。
  “大師兄,我知道你不放心我,我倆一路走來,沒少了聽人談論王玨,從這些人的談論中能聽出來,現在的王玨很厲害!本圃惚亲訉Υ髱熜终f道。
  “不是很厲害,是非常厲害,你我師兄弟聯手,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,更何況你一個人呢!師弟,你就不要再拒絕了,師兄不可能看著你有危險不管!贝髱熜植蝗葜靡傻恼f道。
  “行,我聽大師兄的,到時候讓你幫我就是了,大師兄放心吧!”酒糟鼻子不再堅持,終于退了一步。
  “你倆過來,沒看見該檢查你們了么?喂!是不是不想進城了?”
  酒糟鼻子和大師兄正在說話,腳步很自然的隨著長龍向前移動,不知不覺間到了陣門之處。
  師兄弟二人沒留意到了,直到突兀族士兵的那位貌似小隊長喊了一聲后,這才同時轉臉向這邊看來。
  “不好意思,實在是對不住了!”
  大師兄嘴上說著道歉的話,同時,連連朝著士兵小隊長抱拳拱手。
  “你倆是從哪里來的?”
  士兵小隊長面無表情,按照既定的程序,向師兄弟二人問了第一個問題。
  “我倆從大陸西南來的!”張光祖剛要開口,大師兄替他回答了。
  “是散修還是某個宗門的弟子或者張老?”士兵小隊長問了第二個問題。
  “回道友,在下百毒門弟子!”還是這位大師兄,快速回答了第二個問題。
  “百毒門?路很遠!你倆到這里來干什么?是走親訪友,還是販賣東西?”士兵小隊長緊接著問了兩人第三個問題。
  “回道友,看望一個朋友!”大師兄沒有絲毫停頓的回答了第三個問題。
  “你回答的很快,實話告訴你,如果你剛才回答的稍微慢一點,馬上就抓了你!笔勘£犻L不再問話,而是說了幾句貌似無關的話。
  “請教道友,不知今日為何要如此盤查?”酒糟鼻子的這位大師兄,朝著士兵小隊長抱拳問道。
  “看在你是百毒門弟子的面子上,我就破例告訴你盤查的原因,看見那兩張畫像了吧!一個是王玨,另一個是他身邊的仙獸!笔勘£犻L指著旁邊的畫像說道。
  “他們到了突兀城?”
  大師兄驚訝地說著,事關酒糟鼻子的報仇,他對王玨是否在這里很關心。
  “你說對了,王玨到了突兀城,看在你是百毒門弟子的面子上,我勸你一句,進城以后,最好離老王爺和祖王的宮殿遠一點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  士兵連續兩次提到看在百毒門的面子上,酒糟鼻子和大師兄都有點疑惑,但,并沒有向這位小隊長請教。
  “多謝道友提醒!不知在下和……在下的師弟是否可以進城了!”大師兄表現出謹慎的樣子,向士兵小隊長連連抱拳。
  “可以了,當然可以了,你們肯定不是王玨,身邊也沒有那只仙獸,你們過來的方向,也和王玨不同,簡直就是背道而馳!
  士兵小隊長表現的很奇怪,和兩個不相干的人說了這么多話,旁邊站著那些士兵小隊長的屬下,看著他的行為都有些不理解。
  “小隊長,你對這兩個人的態度有點曖昧!”酒糟鼻子和大師兄進城后,有個士兵湊過來,對士兵小隊長小聲問道。
  “這件事我只告訴你一個人,我很快就能修煉百毒門的法術了!”
  小隊長湊近士兵的耳朵說道,看來兩人的關系不同一般,士兵聽完立馬瞪大了眼,瞅著小隊長,滿臉的驚訝之色。
  “恭喜小隊長賀喜小隊長,能修煉百毒門法術,修煉生涯沒有虛度!笔勘B忙小隊長連連道喜。
  “小隊長,你倆在說什么呢!鬼鬼祟祟的,還怕哥幾個都聽見?看你很高興的樣子,說說唄!讓我們幾個都跟著你高興高興!
  酒糟鼻子和大師兄是人形長龍的最后兩人,兩人進了城后,城外一時間安靜下來,立馬又有士兵湊到小隊長這里來了。
  “滾一邊去,不要對什么事都太好奇了,好奇心太大會死人的知道不?”
  小隊長這件事兒是絕密,一旦走漏了消息,可不是鬧著玩兒的。
  “小隊長,你放那倆人進去做的太對了,細算起來你們也算是同門師兄弟,網開一面應該的!眲偛艤惿蟻淼氖勘涣R走后,和小隊長關系密切的這人立馬說道。
  “快別這么說,我剛才對你說的那些話,你給我爛到肚子里,對誰都不許說,聽見沒有?”士兵小隊長沉著臉說道。
  士兵小隊長說的這件事兒,如果讓酒糟鼻子和大師兄知道,肯定立馬就炸鍋,突兀族修者士兵中,已經有人將要修煉百毒門的法術。
  這說明了一個問題,百毒門看守術之高閣的完蛋野驢已經回到了突兀城,另外,前圣子完蛋死絕也可能回來了。
  酒糟鼻子和大師兄來突兀城的路上沒少遭罪,好不容易到了突兀城,目的就是追殺完蛋野驢和完蛋死絕叔侄二人。
  這二人到了突兀城也不要緊,只要還沒有把功法和諸多法術、仙術外泄,在這之前宰了兩人,酒糟鼻子和大師兄就算圓滿完成了任務。
  一旦功法和法術泄露了,即便再殺了兩人,也沒有什么意義了,所以說,剛才小隊長的話,如果讓酒糟鼻子聽見了,不炸鍋才叫怪事。
  “師兄,王玨很可能進城了,我倆都留點神,說不定能碰到!边M了城,酒糟鼻子對大師兄說道。
  “我倆來的有點不湊巧,正趕上突兀城降下了護城大陣,這么一來,就算在城內見到王玨,想要下手也不是很容易!贝髱熜洲D臉對酒糟鼻子說道。
  “大師兄,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?王玨為什么要到突兀城來,還記得我們在路上聽到的、關于他的傳聞么?”酒糟鼻子沒有順著大師兄的話說,而是話題一轉,問到了另一個問題。
  “記得呢!他本來和東部的幾個宗門一起對抗突兀族的進犯,突然跑到這里來,應該和突兀族人有關!贝髱熜只卮鸬。
  “肯定是和突兀族人有關,大師兄想!他和突兀族有仇,這點應該不用質疑,那么,他來這里必然對突兀族不利,不然,也不會降下護城大陣,陣門外檢查的那么仔細!本圃惚亲诱f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  “師弟的意思是……”聽了酒糟鼻子的話,大師兄有點摸不準他的想法了。
  “大師兄,我倆來這里的目的,是為了找到完蛋野驢和完蛋死絕,奪回失去的功法和法術玉簡,我們雖然不知道王玨此行的目的,但有一點很明確,他也是沖著突兀族人來的!
  酒糟鼻子的話沒說完就不說了,兩眼盯著大師兄,看他的表情,是要大師兄說出他沒說出的下文。
  “我明白了,你和他的敵人都是突兀族人,雖然你和他有大仇,但,現在應該全力對付突兀族人,你和他的仇可以暫緩!贝髱熜只腥淮笪虻。
  “大師兄說對了,也許他能幫助我們奪回功法和法術玉簡,不提這事兒了,先找個酒樓填飽肚子再說!本圃惚亲又钢懊娴拇蠼终f道。
  突兀城比鐵疙瘩城繁華了太多,丹仙一進城,就被這里別具一格的建筑吸引住了,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忍不住東瞧瞧西看看,腳步自然慢了下來。
  酒糟鼻子在和大師兄說話時,丹仙就在兩人前面百丈開外。
  說來也是奇怪,鐵疙瘩城在突兀城正東方,丹仙本應該從突兀城東門進城,但事情就像鬼使神差那般,竟從南門進了城,剛好和酒糟鼻子同一個城門進來。
  “十四王子巡城,行人回避!”
  丹仙正在百無聊賴的閑逛,前方一百多丈外的大街上來了一隊人馬,每人騎著一匹鹿馬,隊伍最前面是兩個身穿鎧甲的修者士兵,一手提著鑼,另一只手拿個鑼錘,一邊鳴鑼開道,一邊高聲喊叫。
  “十四王子?聽著有點熟悉,我怎么會熟悉突兀族王子的呢?”
  聽見鳴鑼之人說到十四王子,丹仙覺得有點熟悉,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誰,受好奇心驅使,丹仙擠過人群,站在了大街邊上。
  剛才這隊人馬離丹仙還有一百多丈,等丹仙擠過人群到了街邊時,這隊人馬到了她近前。
  “想起來了,是我在寒峰宗剪掉命根子的那人,曾在臨海宗擔任八長老,王玨弟弟殺了他爹,我記得他老爹叫牛遲草,真逗,牛不吃草吃什么?牛家人的名字好怪,和突兀族人的名字一樣,讓人不理解!
  大街上的這隊人馬中間,有一只高大的鹿馬,一般情況下,鹿馬都是極限飛行時四蹄懸空,這只鹿馬不同,此時向散步一樣的速度,四只蹄子同樣懸浮在空中。
  仙看見的一點錯沒有,正是曾經的臨海宗八長老牛大力,丹仙看見牛大力的同時,對方也發現了她。
  人就是這樣,一旦有人給你留下深刻的印象,即便這人在人海中稍一閃現,你也能發現了他。
  

snaptime:2020-08-08 10:16:46  .exectime:0.036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