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鎮天圣祖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思緒飛揚  鎮天圣祖最新章節  鎮天圣祖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鎮天圣祖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銅鼎宗的鎮宗之寶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

第八百一十九章 飛龍山的兩年


  百毒門周圍有一百座山,每座山上有一種毒蟲,有的名稱很尋常,有的則是外界之人從未聽說,就像張光祖正在吃的飛蜥。
  守山大師兄嘴里的蜈蚣,就是善于拍馬的那位、送給酒糟鼻子醬料的守山大師兄,一百個守山大師兄之間,極少有人喊對方的名字,都是喊彼此守護的山峰名字。
  酒糟鼻子的報復心相當強,因為腮幫子讓飛蜥咬掉了一塊肉,他只想著趕緊蘸上醬料吃了兩只飛蜥,以至于本來對飛蜥樣子很好奇的張光祖,竟然連飛蜥是什么樣子都沒有看清,直接就塞進了嘴里。
  “你倆咬掉了我臉上的兩塊肉,我就讓你們從此粉身碎骨!
  張光祖心中想著,嘴上開始加大了力道,兩邊腮幫子掄圓了,一陣猛嚼,為了不讓自己見到飛蜥的樣子嘔吐,酒糟鼻子閉上了兩眼。
  很快嚼碎了兩只飛蜥,張光祖用力吞咽,只見脖子上的喉結一鼓,嚼碎的飛蜥咽了下去。
  與此同時,在守山大師兄的提醒下,百毒神功早就開始了運轉,立馬迅速吸收侵入到體內的飛蜥毒液。
  百毒山每座山的情況都各不相同,酒糟鼻子已經吃完了兩只飛蜥,在這個過程中,石柱下方始終沒有飛蜥再次飛上來。
  “請教大師兄,每次只有兩只飛蜥么?”體內還在吸收毒液的時候,張光祖回身對山頂的守山大師兄喊道。
  “別管那么多,有飛蜥上來你就吃,沒有飛蜥上來你就等著,哪兒來的那么多廢話!鄙巾斏蟼鱽砗孟裼悬c不耐煩的聲音。
  不怪酒糟鼻子這么問,是誰剛來都會好奇,他想知道能吸收多少也不奇怪。
  “多謝大師兄!”
  張光祖聽出來了,這位守山大師兄的脾氣不太好,以后再要跟他說話還要加點小心。
  酒糟鼻子立馬朝著山頂抱了抱拳,既然對方的脾氣不太好,那就對他客氣點,禮多人不怪嘛!
  不知道下一批飛蜥到來的時間,酒糟鼻子只好盤坐在石柱上干等著,兩條腿之間放著那只超級大號的皮囊,只要有飛蜥上來,也好隨時準備蘸著醬料吃。
  兩個時辰后,浸入到體內的毒液全部吸收完了,張光祖習慣性的把頭探出了石柱,向下面的草地上看去。
  咻咻!
  兩道破空聲響起,又是兩只飛蜥躍出了草叢,撲閃著一對翅膀,直奔張光祖飛來。
  “嘔!”
  張光祖一眼看到了飛上來的兩只飛蜥,當他看見飛蜥表面凹凸不平的疙瘩時,還是忍不住干嘔起來,尤其是想到剛才吃了兩只一樣的飛蜥,嘔吐的更加厲害。
  懼怕身上長疙瘩的東西,已經在酒糟鼻子心里根深蒂固了,看來,想要一時半會適應過來,還真是有點困難。
  張光祖只顧著瞪眼看著兩只飛上來的飛蜥了,完全沒有注意到,他伸著脖子探出了石柱,剛好成為了兩只飛蜥的活靶子。
  兩只飛蜥撲閃著翅膀,根本就不用拐彎,直接朝著他的臉飛來,最后又十分準確的、沒有一點偏差的張開兩只尖嘴咬在了臉上。
  更為巧合的是,第二批的兩只飛蜥,咬住的地方和前兩只一樣。
  前兩只飛蜥是咬住了他的臉皮,后來讓他用力一扯,臉皮扯掉了,從那時候開始,酒糟鼻子就不要臉皮了。
  這兩只飛蜥咬在了原來的位置,那個位置沒有臉皮,兩只飛蜥只好咬在了肉上,人臉上就那個位置的肉多點,剛好就讓飛蜥咬住了。
  “這下兒好了,我不但不要臉皮了,現在連臉都整個不要了!睆埞庾孀焐线谥,心中卻是想著另外的事兒。
  有了上次的經驗,百毒神功首先開始了運轉,不等毒液侵入到大腦,首先開始了對毒液的吸收。
  與此同時,酒糟鼻子一把抓起了皮囊,皮囊嘴的那只小孔對準了兩只飛蜥,開始向飛蜥身體上擠醬料。
  飛蜥兩只翅膀撲閃著,在他的臉上來回晃動,想要準確地把醬料擠在飛蜥身體上,還真的有點費勁。
  酒糟鼻子才不管那些,自我感覺對準了飛蜥就行,一陣猛擠之后,皮囊放在了兩腿間,雙手迅速出擊,分別抓住了一只飛蜥。
  飛蜥從酒糟鼻子的臉上拿開后,他的那張臉完全暴露出來了,這時再看,酒糟鼻子的臉徹底變成花臉了,很多地方都讓他擠上了醬料。
  張光祖才不管這些,兩只飛蜥同時塞進了嘴里,馬上開始了第二輪的活吃飛蜥活動。
  如果說吃飛蝎和蜈蚣還能勉強接受的話,飛蜥是真的不想吃,對身體上有疙瘩的東西,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。
  經過兩次吃了四只飛蜥,張光祖逐漸克服了恐懼,雖說還是惡心,但,總算沒有接著嘔吐。
  張光祖能做到這一點很不容易,只因他心中埋藏著一顆仇恨的種子,這顆種子隨著時間的推移,也跟著成長壯大了起來。
  是這顆逐漸壯大的仇恨種子促使著他,即便擺在眼前的是一坨糞便,只要吃了能迅速突破修為,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吃下去。
  兩年多的時間,張光祖快速成長起來,繼兩月前突破到聚元境巔峰后,在飛蜥山第一只石柱修煉了兩月后,酒糟鼻子再次突破了修為。
  來到百毒門整整兩年零六個月,張光祖終于突破到了化玄境修為,修為氣息爆發出來的一瞬,山頂的守山大師兄向這邊看來。
  “兩個月突破到化玄境,資質還算可以,說不上太好也不算太差勁!
  山頂上,守山大師兄盤坐在石柱上,看著正在突破的張光祖,嘴里自言自語著。
  在這位守山大師兄的口中,永遠聽不到那兩座山上的守山大師兄的贊美之詞,即便張光祖真的創造了百毒門有史以來的奇跡,他也不會對張光祖大肆夸獎。
  “按照這個速度下去,兩年后能突破到元海境,接替現任宗門圣子之位還是沒有問題的!笔厣酱髱熜值淖炖锊婚e著,依舊自言自語。
  從這位守山大師兄的臉上,永遠看不到笑容,就算是和毒霸天下說話,也總是板著一副面孔,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是別人欠了他多少錢似的。
  “媽的,糟了這么多罪,總算到了化玄境,如果是在華云宗,我可以直接當長老了!
  守山大師兄在自言自語,張光祖也在罵罵咧咧的說個沒完,付出了這么多,終于有了回報,他心里多少還算有了點平衡。
  “不知道王玨到了什么修為,他是煉丹師,有無數的靈丹,這是他的強項,我卻沒有,經過兩年半的修煉,我能吃苦了,不管多大的苦,我都能吃,這是我的強項!睆埞庾娴乃季w無限泛濫了。
  修為突破到化玄境的一瞬,身體上的氣味消失了,也不再有飛蜥上來,這也給了他可以思考的時間。
  和王玨對比后,酒糟鼻子找到了自己的長處,他決定充分發揮自己的長處,讓修為快速提升起來,為了能報仇,張光祖豁出去了。
  時間一天天過去,果真像守山大師兄說的那樣,一年零十個月后,也就是酒糟鼻子到飛龍山滿兩年的時候,飛龍山最頂層的一只石柱上,爆發出一道元海境獨有的氣息。
  是張光祖突破到了元海境,兩個月前,他從倒數第二層石柱到了這根石柱修煉,那時候,他已經是化玄境巔峰,緊接著到了現在的石柱,進行元海境修為的最后沖刺。
  “多謝大師兄兩年來的教誨!”
  七天后,張光祖穩定了元海境初期修為,睜開眼的一瞬間,立馬向守山大師兄抱拳謝道。
  “我教誨你什么了?一聽就是廢話,如果你再說一句類似的廢話,立即、馬上給我滾出飛龍山!
  張光祖滿面春風的道謝之詞,沒有等來這位守山大師兄的歡悅,而是滿臉怒容的訓斥。
  “再次感謝大師兄的救命之恩!”
  酒糟鼻子的臉一紅,唯有酒糟鼻子還是原來的色彩,酒糟鼻子腦袋瓜一轉,當即想到了剛來的時候,自己差一點死了的那次,多虧了這位大師兄。
  “我發現你廢話真多,趕緊滾蛋,我沒時間聽你跟我廢話連篇!笔厣酱髱熜謸]著手,直接轟張光祖了。
  張光祖不敢再說話了,直接從石柱上站起來,直接向前跨出去一步,身體頓時懸浮到空中,回身向守山大師兄再一次抱拳后,迅速下了飛龍山。
  “恭喜師弟突破到元海境!還記得師兄曾經答應過你么?等你突破到元海境,師兄再送給你更多的醬料,我給你帶來了!
  酒糟鼻子剛飛下山,蜈蚣山的那位守山大師兄正等在那兒,見酒糟鼻子飛來,立馬迎了上去,滿臉都是開心喜悅的笑容,張光祖的突破,他好像比誰都高興。
  說話的同時,抬手在儲物帶上一拍,半空中立馬出現了一只酒壇子,這位大師兄抬手一揮,酒壇子飄到了張光祖面前。
  “師弟趕緊收起來,以后用到的時候,從里面盛出來一些放到那只皮囊里!
  張光祖瞪眼瞅著面前的酒壇子,一時間忘記了收進自己的儲物袋里,守山大師兄見此,急忙給他提醒,張光祖這才猛然清醒過來。
  “謝謝大師兄,我記得我也說過一句話,如果真的到了這一天,我就請師兄吃一頓像摸像樣的,真正的人吃的大餐去!睆埞庾鎸κ厣酱髱熜终f道。
  

snaptime:2020-08-08 11:58:48  .exectime:0.068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