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鎮天圣祖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思緒飛揚  鎮天圣祖最新章節  鎮天圣祖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鎮天圣祖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銅鼎宗的鎮宗之寶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

第五十七章 離我遠點


  王玨抬頭看向遠處,只見遙遠的森林之上,一只特大號的葫蘆飛蕩而來,葫蘆腰上騎著一人,看見這人的第一眼,王玨立馬就認了出來。
  這就是在酒糟鼻子家遇到的那位鄭仙長,當時王玨去張家探查時,靈識掃描到了這人,此人有著聚元境第八層的修為,以目前王玨的修為遇到此人,只有逃命一條道可走。
  王玨不敢還在此地停留,轉身就向山頂飛奔而去,這時候,馬龍也不再逃跑,而是轉過身,看著王玨一陣大笑。
  “哈哈哈,王玨,你怎么不追我了,看見鄭師兄過來就害怕了吧!”說完,馬上沿著原路向山上追來。
  大葫蘆在空中飛行的極快,眼看著離他越來越近,王玨抬頭看著天上,說來也是怪了,這時候的天空不再烏云壓頂,而是頃刻間變得艷陽高照,一片晴空萬里的好天氣。
  “這叫什么事兒呀!不是誠心坑我呢么?打了幾個悶雷,落下了幾道閃電就晴天了,連一個雨點都沒下!
  一想到這變幻無常的天氣,王玨郁悶至極,現在正是急需雷球和閃電的時候,可是,偏偏這時候都沒影兒了。
  一口氣跑上了山頂,只要向前邁出一步,就能立馬跳下懸崖,再次抬頭看向空中時,大葫蘆就在頭頂上空懸浮著,很清楚的就能看到對方那張冷漠的臉。
  “小娃娃,別逃了,在我面前你跑不掉,乖乖的跟著我走吧!我把你交給柳師叔,讓他老人家看著發落就是了!
  “呸!你放屁去吧!你以為我傻呀!在這里等著你捉,別以為騎著一個破葫蘆就有多了不起了,裝什么大瓣蒜!
  現在,王玨除了跳崖以外,沒有別的路可走,跳崖的結局很可能就是嗝屁朝梁,反正左右都是死,倒不如臨死前惡心惡心這個所謂的鄭仙長。
  “是么?那好吧!我就把你弄下懸崖去,讓你自生自滅好了!
  這位鄭仙長說的很是輕松寫意,隨著他話音的落下,只見他突然抬起手,對準了王玨猛地一揮,一顆火球頓時朝著他飛射過來。
  雖然也是一顆火球,但,這顆火球很大,足有一只大號西瓜那么大,而且,在飛行的過程中,周圍的空間都發生了些許扭曲,顯然溫度很高。
  “臥槽!你們華云宗的人就不能釋放點別的法術?老是這么一顆火球,不覺得無聊!”
  王玨嘴里雖然說的輕松,但是,看見這顆火球的時候,身上還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兒,馬龍曾經兩次用火球傷了他,他可是深知這其中的厲害。
  眼看火球到了身前,王玨再也不敢遲疑,毫不猶豫的邁步抬腿,雙手并攏著舉過頭頂,直接頭朝下跳下了懸崖。
  火球緊擦著他的后背飛掠而過,瞬間擊中了遠處的一顆大樹的樹干,樹干頓時燃燒起來,頃刻間燒斷了樹干,整顆大樹向一側轟然倒下。
  王玨的身體如一條飛魚般急沖而下,他沒有閉上雙眼,就這么瞪著眼睛,看著距離越來越近的海面,一頭扎進了海里。
  海面上翻卷著浪花,瞬間將王玨淹沒,懸崖上空,那位鄭師兄坐在葫蘆腰上,看著王玨果斷的跳下了懸崖,頓時皺了皺眉頭。
  這時,馬龍氣喘吁吁的跑到了山頂,低頭看著令人眩暈的崖底,不停地捶胸頓足。
  “他身上有能夠瞬間恢復傷勢的法訣,實在是太可惜了,就這么死了!
  大葫蘆依舊漂浮在空中,那位鄭仙長還坐在葫蘆腰上,聽了馬龍的話后,臉色頓時一沉。
  “馬龍,看在你是柳師叔關門弟子的面子上,我在此提醒你一下兒,不要信口胡說,你見到他有這樣神奇的法訣了?你見到過一個凡人還能施展法訣的?不要讓這個莫須有的法訣蒙蔽了你的心智!
  這位鄭仙長說完就要調轉葫蘆走人,馬龍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馬上抬頭向他看去。
  “鄭師兄慢走,這個王玨很是奇怪,就在剛才,幾道閃電和幾顆雷球擊在他頭頂,都像沒事兒一樣,師兄還覺得他是一般人么?”
  馬龍對鄭師兄貶低自己很為不滿,眼看對方要走,頓時想起了王玨的很多怪異之處。
  鄭仙長已經調轉了的葫蘆馬上又轉了過來,低頭看著站在下面的馬龍問道:“你怎么不早說?”
  “我,我是想早點告訴鄭師兄,可師兄你也沒給我時間說!”馬龍很想反駁,可他不敢,對方的地位比他高,就算說的不對,他也要忍著。
  “別說了,你在這兒等著我!编崕熜诛@得很著急,馬上調轉了葫蘆的方向,直接朝著懸崖下俯沖而去。
  大葫蘆懸浮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,這位鄭師兄低頭看著海面,手中掐著法訣,等待著王玨從海中漂浮上來。
  鄭師兄散發出靈識,方圓幾里之內的海面上,只要王玨冒出頭來,絕對逃不出他的視線。
  轉眼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,這位鄭仙長依舊端坐在大葫蘆腰上,眼神始終盯著身下的海面,大葫蘆在王玨落水周圍的海面上空,不斷的飄來飄去。
  “好一個小娃娃,還真是好水性,竟然能在海水里堅持這么久的時間,只不過,你的水性再好,也沒有我的耐性好!
  這位鄭仙長的耐性的確不一般,如果這件事兒換成別人,早就覺得王玨被海水淹死或是沖到別的地方去了,哪兒還有閑功夫在這兒總等著。
  千米之外,一個浪濤翻卷著白色浪花沖上了高空,海浪的波峰之上,王玨的身影出現在鄭仙長的視線中。
  鄭仙長迅速駕馭著大葫蘆沖了過去,手中早就掐好了法訣蓄勢以待,大葫蘆眨眼到了海浪上空,鄭仙長朝著王玨伸手一指,一條水龍直奔王玨沖擊過去。
  鄭仙長釋放出來的這條水龍,在這雷電初晴后的陽光照射下,全身散發著水藍色的光芒,一仗多長的身體不斷擺動著沖向王玨,水龍的大嘴張開著,瞬間便到了他的身體上空,一口咬向正在隨波逐流的王玨。
  王玨的水性極好,但,在這波浪滔天的大海上,他也不能自如的控制身體,只能順著海浪的方向隨波逐流。
  扭頭看著向自己張嘴咬來的水龍,王玨的腦海里,瞬間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面,他知道自己兇多吉少了,他要在臨死之前,把自己在靠山屯的經歷再回憶一遍。
  他首先想到了董浩,想到了和董浩在一起的快樂時光,他想到了董浩留給他的儲物袋,伸手摸了摸腰間,儲物袋還在。
  “大叔!你撇下我不管了,可是你不知道,我馬上就要葬身在大海里了,如果讓水龍咬掉了腦袋,連一個整尸首都剩不下!
  王玨心里念叨著董浩,此時,遠在距離靠山屯十幾萬里的一座山峰上,這里有兩間茅舍,如果王玨看到的話,一眼就能認出來,這兩間茅舍,簡直和靠山屯的那兩間一般無二。
  董浩正站在茅舍前的一張桌案邊,手持著牛耳尖刀,桌案上擺放著一頭不知名的妖獸,當他正要剝皮的時候,拿著尖刀的手突然停住了,抬頭看向了靠山屯的方向。
  “這小子肯定是在念叨我呢!不好好修煉,老是念叨我干嘛!我又不是你的那個小情人!倍茦泛呛堑恼f著,突然感覺到心口一陣莫名的絞痛。
  “不對,王玨一定是出事兒了,不然,為什么心口一陣劇痛,可是,這么遠的距離,就算我到了也無濟于事,怎么辦?怎么辦?”董浩甩手扔下了尖刀,在院子里不停地來回踱步,臉上顯露出焦躁的表情。
  “唉!我怎么就忘了呢!如果我猜測不錯,這小子一定得到了鎮天訣,得到這部功法的人,都有大氣運加身,就算出了事兒,也沒有性命之憂!
  想到這兒,董浩的心絞痛馬上好了,來到桌案邊拿起了尖刀,嘴里哼起了歡快的小曲。
  “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!你是我的愛人是我的牽掛!”
  還別說,董浩哼的有板有眼,但,如果王玨在這里聽到,一定又會說他為老不尊了。
  董浩慈祥的面龐一閃而過,靳茹蕓的樣子浮現而出,一想到她那冷漠的眼神,以及那決絕的轉身而去,王玨的心里不由得一痛。
  “茹蕓,你為什么就不聽我的解釋呢!為什么就不相信我的解釋呢!難道,我就這么帶著你對我的誤會而死不成?”
  王玨的眼角處,不受控制的淌下兩行淚水,只是這淚水被海水瞬間滌蕩而去,沒有留下一絲痕跡。
  此時,在臨海宗一座山峰的山腰處,靳茹蕓正在憑欄遠眺,凝神看著對面山峰的瀑布出神。
  突然間,雙手猛地抓住欄桿,嬌俏的身子向前一傾,張口噴出了一大口血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。
  “難道,最后分別的那天,我做錯了么?是我誤會你了么?可如果不是,為什么這段時間我的心好痛!
  靳茹蕓的視線漸漸模糊,看著對面山峰的瀑布,好像阻隔著一道半透明的屏障,兩行腥咸的淚水滾落而下,順著蒼白的臉頰流淌到嘴里。
  “師妹,你又再想那個叫王玨的了吧!他都跟你的仇人沆瀣一氣了,有什么值得你這么掛念的,我哪一點比不上他?你總是這樣,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!
  靳茹蕓轉過身,看著這個如跗骨之蛆、總是纏著自己的少年,眼神頓時變得異常冷漠。
  “離我遠點!”
  

snaptime:2020-08-15 13:21:55  .exectime:0.106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 - 百度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 pk10玩法技巧 吉林体彩11选5平台 快3贵州走势图100期 喜乐动官方下载 一分彩技巧 股票涨跌的原理 贵州快三精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