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鎮天圣祖》全文閱讀

作者:思緒飛揚  鎮天圣祖最新章節  鎮天圣祖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鎮天圣祖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銅鼎宗的鎮宗之寶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臨海宗前的決戰(19-07-28)     

第三十九章 靳茹蕓反目


  過來的是一只車隊,大約有一百輛左右的馬車,相距很遠,就聽到了嘈雜的馬蹄聲和車轱轆碾壓地面的吱吱聲。
  在這個春天的夜晚,天色依舊很早就黑暗下來,雖然天空中布滿了繁星,但,這并不能提高人們觀察周圍事物的視線。
  王玨散發出靈識,朝著對面的車隊掃描過去,在他的靈識感知中,車隊的一切全部進入了他的心神。
  “靳家這就要離開靠山屯了?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中年人,想必就是茹蕓的爺爺靳萬兩了,看來,他是帶來了對于靳家不利的消息,否則,不可能就這么急匆匆的離去!
  王玨收回了靈識,心里暗自思量著,車隊里有靳茹蕓的爺爺,他一時間拿不定主意是出去還是躲開。
  “還是出去見見他們吧!畢竟相識一場,雖然他們不辭而別,我知道了卻不能避而不見!北緛硭躲避在路邊樹叢里,打定了主意后,幾步便走到了大路中間,迎著車隊走了過去。
  車隊兩邊,有很多統一服飾的靳家家丁,王玨去了那么多次靳家,還從沒有見到過這么多家丁。
  看見王玨從遠處走來,靠近他這一側的那些家丁立馬加強了警戒,手抓著腰間的佩刀,眼神隨著他的走動而不斷的移動,就好像檢閱軍隊時的注目禮一般。
  看來,這些家丁并不認識他,否則,不可能對他的突然出現這么在意。
  王玨直接無視了這些家丁,在他的靈識查探中,所經過的這些馬車中,沒有靳茹蕓的身影。
  將近一百輛馬車中,靳茹蕓和他的老爹老娘并不在最前面的車里,因此,王玨沿著路邊向前走,一直走到了車隊中間,這才停了下來。
  在王玨眼前,三輛裝修奢華的馬車迎面走來,馬車雖然封閉的很嚴實,卻也避不開他的靈識探查,一眼便發現,靳茹蕓就坐在第二輛車里。
  透過靈識發現,此時的靳茹蕓正緊皺著眉頭,眼睛中飽含著淚水,時而滴落到身前的衣襟上。
  轉瞬間,靳茹蕓拿出手絹,在眼角處擦了擦后,臉上的神色迅速變換,咬牙切齒的盯著眼前,仿佛對某人或是某種事物十分憤恨的樣子。
  “茹蕓,這就要走了么?你不是跟我說好了么,如果要走,會提前設法告訴我?不辭而別可不是為人之道啊!
  此時,對于靳茹蕓不斷變換的神色,王玨很是不解,但越是這樣,他就越要迫切的知道原因。
  聽到外面熟悉的聲音,不用靳茹蕓開口,在她乘坐的這輛馬車旁邊,大鐘快步走了過來,一把拽住了馬車的韁繩,馬車當即停了下來。
  大鐘抬手打開了車簾,向端坐在車內的靳茹蕓說道:“小姐,王玨到了,現在就在車外等著你呢!”
  “大鐘,你要干什么?我沒有叫車停下,你干嘛非要拽住韁繩,馬上走,別停在這里!
  從馬車里傳出了靳茹蕓大叫的聲音,王玨聽到后頓時一愣神,不明白對方見了自己以后,為什么突然就變成了這樣避而不見。
  大鐘更是苦著一張臉,同樣不明白自家小姐為什么突然轉了性子,但他不死心,雙手依舊緊抓著韁繩。
  “小姐,是王玨王公子來看你了,你還是出去見見王公子吧!再怎么說,你們以前的關系還是很好的!贝箸娺在極力勸說著靳茹蕓。
  “你沒聽到我說的話么?不見就是不見,你把手松開,車隊不能老是停在這里!边@次靳茹蕓說的話,明顯有點不耐煩了。
  “小姐,你還是下來見見王公子吧!我雖然不知道小姐為什么這樣,但我敢肯定,王公子沒有做出對不起小姐的事情!贝箸娺真是執拗,死活不松開馬車的韁繩。
  因為靳茹蕓這輛馬車突然停住,前面的馬車也都停了下來,而在這輛馬車后面的那些馬車,就更不能再向前走了,也只能停了下來。
  “唉!大鐘,你還是這么執拗,你是我家的家丁,難道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么!苯闶|這次不再大叫,而是壓低了聲音,無奈的嘆息了一聲。
  大鐘把車簾完全打開,靳茹蕓邁步走下了馬車,站在王玨對面,眼神冷冰冰的看著他。
  “茹蕓,你怎么這么看著我!搞得我莫名其妙的,到底發生了什么?你跟我說說好么?”
  靳茹蕓的一連串舉動,讓王玨頓感手足無措,對于靳茹蕓的突然變化,他一點準備都沒有,因此,此時臉上表現的很是錯愕。
  “還讓我對你說什么?你不是和張光祖做生意呢么?還去了他家的酒店,你們還在一起喝酒,而且還稱兄道弟,關系簡直是好得很呢!苯闶|的話中,明顯夾帶著一絲揶揄之意。
  “我還以為是因為什么呢!原來是因為這個呀!茹蕓,你錯怪我了,我只不過是要騙他而已,他手里的金子不騙白不騙,我賣給他的獸皮,很快就會再偷回來的!
  聽靳茹蕓一說,王玨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,只要現在都解釋清楚了,他相信,靳茹蕓不會計較這些的。
  “你就別糊弄我了,你以為我還是三歲小孩子呀!那么容易就上你的當,你不會是跟張光祖商量好了吧!在這里拖延時間,等著來人殺了我們!
  靳茹蕓在說這些話時,把臉扭向了一邊,說出的話看似在嘲諷王玨,其實,誰都沒注意到,此時的小姑娘眼里,淚珠在不斷的打旋,眼看著就要忍不住流淌下來。
  “茹蕓,你真的錯怪我了,事情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到底怎么做,才能讓你相信我,我本來打算先騙酒糟鼻子一筆錢,然后再替老財迷報仇,誰知道,竟然讓你誤會這么深啊!
  王玨真是著急了,自己做的這些事,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他證明,現在,就算說的都是事實,對方也不一定會相信。
  “小猴子,你過來!”
  對于王玨的進一步解釋,靳茹蕓沒有正面回答,而是回頭看向身后,喊一個名叫小猴子的過來。
  順著靳茹蕓的眼神看過去,從車隊后面跑過來一人,這人長得瘦小枯干,從他跑步的動作上可以看出來,這個小猴子定然是一個手腳十分靈便之人。
  小猴子站在靳茹蕓對面,恭敬地說道:“小姐,不知叫小猴子過來有什么事!
  “小猴子,你看看,你去青陽鎮見到的可是這人?”靳茹蕓指著王玨,當面讓這個小猴子指認。
  順著靳茹蕓手指的方向,小猴子一眼看見了王玨,馬上點頭說道:“不錯,就是他!
  當面指認之后,小猴子對王玨說道:“王玨,你就別再遮掩了,你在青陽鎮所做的一切,我都看的清清楚楚,呸!兩面三刀,陽奉陰違的東西,連我一個家丁都看不起你!
  “王玨,人證俱在,你還有什么話說,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就別在我面前偽裝了!
  王玨沒有再跟靳茹蕓分辨,他知道,此時自己無論說什么,靳茹蕓都不會聽到心里去。
  “小猴子,你老實告訴我,當時我跟酒糟鼻子在一塊兒時,你都看見了什么?”王玨轉向小猴子,轉而向他問了起來。
  “我,我在張家的皮草店里,看見你把兩張虎皮賣給張光祖了,還看見你和他一起進了青陽大酒店,一直到他把你送出了青陽鎮,我都看見了,你還想抵賴么?”
  王玨點點頭沒說話,而是把手伸進了儲物袋里,直接把那兩張虎皮拿了出來,放在了靳茹蕓面前。
  “你看,這就是那兩張虎皮,在賣給酒糟鼻子的當天晚上,我就給偷了回來,這總能證明我說的都是真的了吧!
  王玨心里很痛心,在靠山屯的這么長時間,有靳茹蕓的陪伴,給他的生活增添了很多樂趣,如今,對方突然跟他反目,他有些茫然了,不知道怎么才能打消對方的疑慮。
  就在他馬上要絕望時,小猴子說出了這件事,馬上給他即將崩潰的心里點燃了希望之火。
  “這也不能證明什么,誰知道你是不是在和張光祖演戲?目的就是穩住我靳家,也好為了張家爭取時間!
  王玨始終在觀察靳茹蕓的神色,在他說過上述話后,靳茹蕓陰沉的臉馬上轉晴了,誰知道,在這關鍵的時候,從車隊前方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。
  順著聲音傳來之處看過去,一個中年人邁步向這里走來,從此人的氣勢上判斷,這是一個修者,在他身后跟著一人,正是靳府的孫供奉。
  早在距離車隊還很遠時,通過靈識探查,王玨就看見了這個中年人,當時他就認為,此人就是靳斗金的老爹,也就是臨海宗的內門弟子靳萬兩。
  “閣下想來就是臨海宗內門弟子了?如果在下沒猜錯,你就是茹蕓的爺爺,真不愧是聚元境第九層修者,說出的話都帶著如此氣勢。不過,在下還是要奉勸閣下,說話要以事實為依據,千萬不能憑借主觀臆斷行事,小心將來鑄成大錯,別到時候悔之晚矣!
  王玨說完這些,靳萬兩的心里頓時一驚,他怎么都不會想到,一個普通的孩子,而且還是一個凡人,竟能一下子看清楚自己的修為。
  轉瞬,靳萬兩勃然色變,王玨的話可謂句句誅心,好像是在預示著某種即將發生的事情般,讓他心里很不舒服。
  

snaptime:2020-08-08 11:56:07  .exectime:0.072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