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馭房有術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鐵鎖  馭房有術最新章節  馭房有術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馭房有術最新章節第5060章 青萍劍訣(大結局)(20-06-25)      第5059章 這不是咱們家的祖師爺么(20-06-25)      第5058章 大哥別來無恙(20-06-25)     

第4918章 還想走

“呵呵……”張禹趕緊討好地笑道:“這不是跟他們計較沒什么意思么……你放心好了,這事交給我了,我肯定讓他們改過自新……”
  張禹在光明鎮是什么地位,白天徒弟死了,已經讓他十分的火大,剛剛被人訛詐,沒有發作,也是屬于強壓著火氣,不想親自動手,明面上招惹麻煩。
  這種事情,彪哥比誰都會處理,所以交給彪哥就完事了。
  “改過自新……你該不會是想以暴制暴吧……”潘云撇嘴說道。
  “這怎么可能呢……我這么文明……回頭我讓彪哥也來吃頓飯,到時候把他們都給送巡捕房去……”張禹低聲說道。
  “就你心眼多……行,去別的地方吃……”潘云自然知道彪哥是干什么的,想要收拾這幫人,真的是輕而易舉。
  她也明白張禹的心思,何況自己也不是普通的巡捕,母親也不可能希望自己因為這種事見報。
  于是,兩個人一起朝樓梯那邊走去。
  不想,只走了兩步,就聽樓梯口那邊響起了腳步聲,以及一個男人嗚嗚渣渣的聲音,“你們這幫子廢物,這頓飯怎么能是兩千三呢!光是上的那壺茶水,就是極品的鐵觀音,一壺茶就得五千!走,管那小子要錢去!”
  “對對對,老板說得對,忘把茶錢給算上了!”“五千一壺的極品鐵觀音,都算是打折價了!”“可不是么,走走走!”……好家伙,還有一幫人跟著吆喝,又是嗚嗚渣渣的朝樓上走來。
  樓上的潘云一聽這話,不由得“噗嗤”笑出聲來。
  她故意轉頭看向張禹,低聲說道:“張總,你看這事怎么辦,你想暫時息事寧人,秋后算賬,可人家不給機會啊……”
  張禹也是來氣,你們用臭魚爛蝦來糊弄我,我都已經暫時忍了,你們這還得寸進尺,一壺破茶水,還準備找我再訛五千啊。
  不過張禹聽得出來,這次上來的應該是王子海鮮的老板。既然對方的頭兒來了,張禹也想瞧瞧,在光明鎮的地界上,誰膽子這么大,還敢開這樣的買賣。
  他停下腳步,也不走了,就等著對方上來。很快,就能看到一個三十來歲漢子走了上來。這漢子一上樓,竟然直接將已經解開的襯衫脫掉,丟給身邊的一個服務員。再看這漢子,身上紋的龍,看起來屬實挺咋呼。
  不過,伴隨著漢子帶人走過來,張禹就發現,這漢子有點眼熟,好像在哪里見過。
  而這漢子,則是一邊走,一邊大咧咧地說道:“他么的,還敢在我這里吃霸王餐,真的是活膩歪了,也不打聽打聽,老子是……”
  話說到這里,漢子距離張禹也就不到兩米遠了。此刻的他,突然閉嘴,隨即一轉身,是掉頭就走。
  “哎呦……”
  緊接著,漢子突然緊緊地抱住肚子,跟著彎起腰來,最后更是一屁股坐到地上。瞧那意思,肚子是疼的死去活來。
  “老板,你怎么了?”“老板,怎么了?”“閃電哥,你怎么了?”……一眾服務員看到漢子這般,連忙關切地說道。
  張禹本來就覺得漢子面熟,當看到漢子距離近了,轉身就走的時候,張禹就念了肚痛咒,直接先把漢子放倒了。
  他本來想問問,漢子是誰,一聽到有服務員稱呼漢子“閃電哥”的時候,張禹瞬間響了起來,這不正是當初在洪都,去慕華儀家討債的閃電哥么。
  當時張禹使了點小手段,狠狠地教育了閃電哥一頓,逼著閃電哥將欠條都給燒了,甚至拿出錢來,賠償給曾經被他害過的人。
  沒有想到,這小子可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,不放高利貸了,干起黑店的買賣了。最要緊的是,膽子也忒大了,還敢在光明鎮這里干。也不打聽打聽,這是誰的地方。
  “閃電哥……是閃電哥么……”張禹故意彎下腰,笑呵呵地說道。
  “不是我……哎呦……不是……我不是……”漢子背對著張禹,帶著哭腔說道。
  站在張禹身邊的潘云,本來想要瞧瞧熱鬧,對方又來要錢,看張禹怎么應對。也沒料到,張禹竟然跟這個老板認識,而且看得出來,這里的老板挺害怕張禹的。估摸著,十有八九曾經被張禹教訓過。
  張禹又是笑呵呵地說道:“閃電哥,真是想不到,自洪都一別,咱們還能在這里見面。幸會、幸會……”
  “哥……大哥……我錯了…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……”閃電哥這次是真哭了,肚子疼的實在是受不了了。
  “你這是怎么了……看起來好像是肚子疼……”張禹故意問道。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大哥……我錯了……”閃電哥可憐巴巴地說道。
  看到閃電哥這般,酒店的服務員一個個也都懵了,自家老大突然肚子疼也就算了,看起來對這個年輕人,還十分的畏懼,就跟見到鬼似的。
  張禹掃了眼在場的這些服務員,又低頭說道:“我記得以前跟著你的,好像有一個叫……叫太保的……還有一幫漢子……怎么現在,都變成小年輕的了……”
  “我這不是聽您的話……還有聽鬼爺的話……金盆洗手了么……然后,我就來鎮海這邊創業……他們沒跟我過來……”閃電哥苦哈哈地說道。
  “你這是創業,還是開黑店呢……”張禹問道。
  “我……這個……當初我不是覺得光明鎮的門市房便宜……還挺有潛力,就在這里買了套門市,開了這家王子海鮮……沒想到,這個買賣一點也不好干……難得有一個來吃飯……我養了這么多人,也是為了糊口……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閃電哥又是哭著說道。
  “光明鎮的潛力肯定是有,你的眼光也不錯……只不過,買賣這么做的話,要是有人來吃飯,那才怪了……我買的活龍蝦,你自己看看,給我上的是什么玩應……”張禹還算客氣地說道。
  “這不是……總沒人來吃……本來是活的……后來就死了……死了就凍起來了……再后來時間長了,它也變質……”閃電哥可憐巴巴地說道。
  “這就是典型的惡性循環,瞧你這買賣做的,還有你們家的服務員,一個個都啥態度啊……看起來跟打架似的,是服務行業的態度么……”張禹說道。
  “我錯了……我錯了……”閃電哥說著,勉力抬手劃了一下手下的服務員,說道:“還不快點給大哥道歉……”
  “大哥我錯了!薄按蟾缥义e了!薄按蟾鐚Σ黄,都是我們不好!薄
  

snaptime:2020-10-23 13:45:39  .exectime:0.140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 吉林快三官方下载 玩真钱的手机棋牌应用 浙江飞鱼期本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一定牛 分析师股票推荐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秒速赛车害了多少人 陕西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玩法 杨方配资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商业源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