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豪門長媳太招搖》全文閱讀

作者:亦辰  豪門長媳太招搖最新章節  豪門長媳太招搖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豪門長媳太招搖最新章節第1516章大亂沒資格教訓本少爺(14-11-02)      第1515章兄弟關系惡化(14-11-02)      第1514章夫妻老來伴(14-11-02)     

第1512章唐家矛盾摩擦


最后帶走的就一小包和穆凝的書。讀蕶蕶尐說網
穆凝坐上車后,感嘆了句,“終于要回到人群中了,呵呵,真好!
感覺她就是陪著唐世淵避世一樣,現在出去了,各種雀躍。
唐世淵把手放在她手背上,裹著穆凝的手說,“你開心就好,要住得不習慣,我們再搬出去住!
現在就沒有還跟父母住在一起的,哪個年輕人不是自己單獨過?
“我沒什么不習慣的,隨遇而安吶!蹦履χf。
唐世淵沒說話,穆凝又想起三太太說的話了,趕緊說好,“三太太說讓我們年底就結婚,我不好拒絕,說聽你的,你不要答應好不好?”
“……”
唐世淵第一時間沒有消化好她這句話,愣了好大會兒,緩緩看她,“你不愿意?”
“我很肥!”穆凝認真道。
跟唐世淵她就可以說實話了,跟三太太,難道讓她說她覺得太肥穿婚紗不好看所以不要結婚嗎?
“……”
唐世淵照樣花了幾秒鐘消化她這句話跟這件事的關系,“所以呢,你準備什么時候答應?等你減肥后?”
照她目前這個瘦身程度,那他這輩子可有得等了。
穆凝咬著唇,笑瞇瞇的往他跟前湊,抱著他胳膊問,“好不好咯?好不好?”
唐世淵沉默,“太久了,我也怕有變故!
“會有什么變故?最有可能發生變故的時候不是已經過去了嗎?”穆凝立馬反駁,這四年中,任何一天都有可能發生變故,可現在不是好好的嗎?的
等等,她似乎忽略了重點,重點!
重點是,“你怎么可以說太久了?難道你覺得我瘦不下來?”
扯著唐世淵的衣服,跟頭脾氣暴躁的野貓似地,瞪他,瞪,使勁兒瞪!
“好好,那隨你吧!碧剖罍Y妥協。
穆凝覺得唐世淵一點也不誠心,一路上都沒再搭理他。
到了唐家就馬上開飯,已經一點了,大家都饑腸轆轆的,飯桌上辛依一個勁兒的給穆凝夾菜。
“多吃點,要吃就中午吃,晚上少吃點,你這體重啊,得控制了,別到時候婚紗沒有你的尺寸!
得,三太太這話,真是損人于無形啊。
唐世爵哈哈大笑,“辛女士,你這話太對了!之前大小姐婚禮非要穆胖子當伴娘,辛女士你還記得這肥婆把一件兒洋裝傣了什么效果嗎?哈哈哈……”
穆凝臉色紅一陣白一陣,拿著湯匙的手都氣得微微發抖,埋著頭,輕輕咬著唇。
辛依見狀,轉頭警告的看了眼唐世爵,“你少說一句!”
“實話是說啊!碧剖谰魮蚊。
三太太目光看了沉默用餐的唐世淵,又瞪了眼老幺,以前可以開玩笑,現在畢竟家里的情況有些變,能不能暫時管住那張嘴?
唐世淵夾著東坡肉往穆凝碗里放,唐家廚子拿手菜之一,東坡肉,肉質Q彈軟糯,入口即化,肥而不膩,味道鮮香味美肉質下的醬汁稠而香,風味甚好,但辛依和十七基本上也就吃一塊兒嘗嘗,得保持身材。
可這樣的,給穆凝一碗她都能吃,而且她特喜歡,拌著香噴噴的米飯吃,味道簡直棒極了。
可今天……
穆凝往飯碗一邊推,“不要吃了,我這么胖,這是你們吃的……”
唐世淵忽然怒氣上來了,沉默了片刻,不動聲色的照樣往碟子里夾肉。肘子她喜歡,唐世淵也往她碟子里放。
“我不介意!碧剖罍Y低聲道,半眼兒也沒看桌上其他人。
心底氣憤,很氣憤!
所以這四年來,所有人都是這么取笑她的?看她像烏龜一樣把頭縮回去很過癮是嗎?
唐老幺那樣,三太太看著也不管?家里都是能喘氣兒的活人,就沒一個幫她說話?
穆凝微微抬眼,淚眼汪汪的看了唐世淵一眼,無盡的委屈和可憐。
“那我吃一塊好了,不能再長了!彼獪p肥,一定要下定決心減肥了。
“我不介意!碧剖罍Y低聲道。
減什么?他今天這副鬼樣子她半句不嫌,難道他會嫌她嗎?他們彼此認定就足夠了,這些個嘴雜的多事兒主,跟他們有毛錢的關系?
穆凝咬著唇,沒回話。
她知道他不介意,可她介意啊,穿衣服不好看,大小姐婚禮上拍的照片,伴郎伴娘中,她簡直就是個異類,自己都嫌棄自己了,何況別人呢?
就為了中午這事兒,一下午唐世淵都沒說話,一直在房間里沒出去,穆凝在寫論文。
唐世淵把事兒往心里去了,穆凝是轉頭就忘的,睡一覺就什么都沒了,依舊對誰都笑嘻嘻的。唐世淵心里不舒服,她也沒發現,他很多時候都沉默,特別是今天,所以她忙自己的論文就沒多管他。
下午唐晉騰回來,看那樣子很高興。
辛依在門口接他,上前擁抱了下,然后幫他脫了身上的外套抱在手里。
“還以為你是往常下班的時間回來,所以廚房還沒有準備好晚飯呢!毙烈揽粗煞,聲音柔柔的說道。
唐晉騰笑笑,俯身輕輕抱住妻子,“沒事,你回來就好!
總算回來了,沒留在那邊陪兒子,而是想起他來,這點點讓唐晉騰很開心。
為了給三爺驚喜,辛依特地叮囑過在安在仁,只允許匯報她,至于把孩子們都搬回來了的事兒,不能說,所以唐晉騰此刻還不知道孩子們都回來了。
“要喝點湯驅寒嗎?”辛依問。
“好!碧茣x騰應著,換了鞋和妻子走進了大廳。
辛依將大衣交給過來的阿姨,讓人把衣服掛好,自己進了廚房,唐晉騰隨即跟在她身后進了飯廳。
沒多久辛依端著熱湯出來,唐晉騰問,“見過世淵了?他恢復得怎么樣了?”
“你一直都在廄,為什么就他醒來的那天去看了他呢?三爺,兒子就算長大了心里也會計較的。他今天沉默了一天,拒絕我們任何人說話,他是在賭氣,故意不說話,不理睬人!毙烈垒p聲嘆氣道。
兒子的心思,她能不明白嗎?心底能沒有怨氣?

ω?ω*ω.|d!μ*0*0.(\(

snaptime:2020-06-15 07:16:47  .exectime:0.074


捕鱼达人3怎么没有了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168 四川金7乐彩票 上海11选五走势图一牛 11选5中奖助手甘肃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一分彩是什么 股票指数在哪里查 吉林市快三开奖走势图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江西快三一定牛下载